首页 英亚体育正文

中国女足沦落为二流残忍却真实 正视现实告别幻想

PC4f5X 英亚体育 2021-07-26 35 0

  记者金错报道 “没有完成预定目标,这个责任我来负,和队员没什么关系。”赛后的发布会上,贾秀全声音中满是苦涩,他可能也不明白,面对世界排名第104位的赞比亚,为什么会打成这样,那句“比赛又正常又出人意料”显得是那么无奈。

SinaPage.loadWidget({ trigger: { id: 'wb01' }, require: [ { url: "//n.sinaimg.cn/finance/fe/doT.min.js" }, { url: "//finance.sina.com.cn/other/src/sinapagewidgets/SinaPageWeibo2017.js" } ], onAfterLoad: function () { new SinaPageWeibo.WeiboCard({ wrap:'wb01', id:'4662781376466372' }); } });

   

  首场比赛0比5惨败巴西后,贾秀全道了歉,说输球责任在他,这已是他今年第二次道歉了,第一次是中韩附加赛次回合逆转后,“对不起,让大家心跳了。”贾秀全当时说。

  那场比赛,贾秀全的用人曾遭到质疑,但最终,出线掩盖了一切,他赛后的5个“感谢”成了“大团圆”结局的演说词。

  输给巴西,道歉也好,揽责也罢,但比赛,还要继续,拿下赞比亚,就有希望。

  赞比亚虽然是非洲最早开展女足运动的国家,但这一次,是她们第一次在奥运会上亮相,首场比赛,她们就被欧洲冠军荷兰蹂躏,而3比10的结果,也给了中国女足“信心”。

  更大的信心,来自过往的交手纪录,建国后,中国女足23次打非洲球队,21胜1平1负,唯一输的一场球,是18年前对尼日利亚的一场友谊赛,马良行的球队,在山东临沂2比3落败。

  而在世界杯和奥运会这样的大赛上,中国女足面对非洲球队,7战全胜,尼日利亚、喀麦隆和南非都成了刀下鬼。

  无论是执教男足还是女足都把“学习”挂在嘴边上的贾秀全,在小组抽签结果出来后,就曾说,“她们的前锋很厉害。”

  贾秀全说的是班达,这位上赛季的女超金靴,虽然没能帮助上海夺冠,但12场17球的效率,碾压同样来自非洲的马拉维外援特姆瓦。

  首场面对荷兰,身高只有1.66米的班达,已经上演了帽子戏法,本场比赛不容有失的中国女足,对她自然是特殊布置,严防死守,但可惜的是,没有办法。

  首发阵容,贾秀全只调整了一个人,队长吴海燕依旧无法出场,上场比赛犯错的李晴潼,继续和王晓雪搭档中卫,虽然第84分钟被红牌罚下,但本场比赛受到更多指摘的却是她的搭档。

  本场比赛,三个副队长之一的王晓雪,表现并不理想,赞比亚的第二个球,是她铲球失误送点;赞比亚的第四个球,是她站位失误;李晴潼被罚下,是填她解围失误的坑,否则,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4比5了,那样的话,就一点念想也没有了。

  两场比赛,贾秀全赛后都说,责任在他,和队员无关。

  “作为主教练,球员在场上出现任何错误,都和我有关,这一场以及上一场所有球员的失误,我觉得都是我的责任,不能推卸给别人。”贾秀全说。

  贾秀全确实应该承担责任,毕竟,这22个人,都是他选的。

  实上,当中国女足奥运名单出炉,看到有多名一场比赛都没打的“素人”国脚出现在名单内时,质疑者众,其中就包括了小组赛两场连续上演帽子戏法的班达,她在微博上转发了贾秀全对奥运名单的解读,转发词是“Are you kidding me?”因为她在上海队的队友唐佳丽,不在其中。

  面对质疑,贾秀全的回应是“唯状态论”,“我们通过联赛慎重考虑,从大名单中通过联赛表现所选择的一批球员。她们名气不大,但对于奥运会是最合适的。”就这样,马君、娄佳慧等,都被放弃了。

  贾秀全认为,这种大赛,要给年轻人机会,而这,被外界解读为“练兵”——用大赛练兵,上一个这么干的,是高洪波,但亚洲杯练兵,并未帮助男足在世预赛出线。

  至于女足,从重要性来说,应该是奥运会最大,用奥运会练兵,按照贾秀全的说法,是因为“马上又是亚洲杯,又是世界杯”,他要给中国女足留下希望,但这样两场打得稀碎的比赛,能让人看到什么希望?!

  事实上,贾秀全也知道,自己带的这些年轻球员,肯定会有失误,“我给年轻球员机会,年轻队员犯错误,我可以承担。”

  在贾秀全看来,奥运会和世界杯一样,至少可以有一场“容错率”,即使失误了,也有机会补救,但他可能没想到,如果两场都失误了怎么办。

  尽管对于奥运会目标一直含糊其辞,但贾秀全是想取得好成绩的,他不想当看客,“我们是竞争者。”

  但两战一负一平,最后一场面对实力最强的荷兰,估计多数人,包括女足内部,都已经放弃了。贾秀全说,打荷兰,要“勇敢一些”,但勇敢,不是“送人头”。

  后防不断失误,让冲锋陷阵的王霜,做了“无用功”。

  和班达的“同场对决”,王霜一球“小胜”,她也成为普林茨、米德玛之后,第三个在奥运会上上演大四喜的女足球员。

  但在可能无法出线的背景下,王霜的这个大四喜,很苦涩。

  在一些人士看来,如果用的是一些老将,和王霜一样经验丰富的,结果可能完全不同,但对于这一点,贾秀全可能并不赞同。

  事实上,贾秀全解释过自己为什么放弃老队员,他“不希望参加过无数大赛的球员,面对重大比赛时,还是无法正常发挥。”在他眼中,有些老队员,比赛中不知道怎么踢,练的跟打的不成正比,而且,有些老队员压力非常大,“想的比年轻队员还多”。

  虽然是从男足领域到的女足,但经过几年的观察,对于女足的现状,贾秀全算是了解的。

  男足圈一直有一个论调,就是本土球员,其实都差不多,所谓豪门,强在外援;而这一论调,其实现在也适用于女足,女超联赛中,大杀四方的,也是外援,甚至是以前我们看不上的非洲外援。

  一位圈内人士表示,其实,所谓女足有技术,早就不存在了,不说和“铿锵玫瑰”时期的老女足比,即使是和几年前比,也不行,“当年我们为什么领先,一个是练得苦,还有一个是练得早,欧洲和美洲国家重视起来了,我们的优势,也就消失殆尽了”。

  事实上,不说在世界范围,即使在亚洲,中国女足也已经在日本和澳大利亚(也许还包括朝鲜)之后,沦落为二流了。

  很残忍,但却是真实的。

评论